zaterdag 28 april 2012

《毛澤東的為魔之路》第六章

六、魔王殿上风云变,六小魔拥新魔王

魔王站起身来,走下宝座,他取下王冠,双手庄严托起,恭候一旁,等待这个叫做咏芝的大魔走向前去,坐在宝座上,戴上王冠,成为新魔王。

那叫咏芝的大魔很想跨步向前,坐到宝座上,但稍作犹豫后,他迟迟不向前,他在心中浅唱低吟,踌躇一番,然后说道:“我们红手党人,不稀罕过去一切帝王将相的东西,我们不做李自成,不上晶赶考。你魔王,魔王的宝座,魔王的王冠,有什么了不起,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一切靠暴力获得,刀杆子里面出魔权,我们红手党人,才不要你的施舍与怜悯,我才不稀罕你的这个什么王冠呢。”
只见第二、第三……第七小魔齐声道:“我们不稀罕!我们不稀罕!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魔道惶惶就一定要实现!

割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样雅致,不能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更不能那样温良恭俭让。割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层推翻另一个阶层暴力的行动。哪能像你这样,让来让去。夺来的,打倒的,才符合割命的原则。血腥暴力,才符合我们的心愿。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会成功!受够了护佑下的沉沦。矿井和铁路的帝王,在神坛上奇丑无比。魔王用烟雾来迷惑我们,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一旦将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魔道惶惶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魔道惶惶就一定要实现103!

根深叶茂幸福来自总魁首;饮水思源翻身不忘红手党天上的太阳。上山又下山,总魁首是我们翻身农奴心中的红太阳,日日夜夜放光芒。百万翻身农奴无限忠于大伟领袖总魁首,人人都争当总魁首思想宣传员,采取各种方式宣传总魁首思想。一人红,红一点;大家红,红一片。红彤彤一片血腥魔世界。

山高高不过蓝天,河深深不过海洋,总魁首恩情比天高,比海深。行动起来吧,舍得一身剐,敢把魔王拉下马!誓死忠诚总魁首,誓死保卫总魁首,保卫大红日。”

没有谁下令,这六个小魔却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似的,齐刷刷跑到魔王身边,两魔分别驾住魔王左右手,两魔让魔王双膝跪地,按住魔王左右腿,另一魔掏出一根绳子,唆的一下套在魔王脖子上,他一只手拉住绳子,一只手按住魔王的头。

一小魔来到魔王面前,变个魔法,掏出一张判决书出来,大声喝道:“下面由我来宣读你这个内奸、工贼、大叛徒的罪状。

我愤怒!我憎恨!一定要把无产阶层瘟化大割命进行到底!魔王是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大特务、大反割命。可说是五毒俱全的最阴险、最凶狠、最狡猾、最歹毒的阶层敌人。他应该千刀割、万刀割!

隐藏如此深,如此久,如果没有这次无产阶层瘟化大割命,怎能暴露和揪出来104?

在无产阶层瘟化大割命运动中,经过广大割命群众和红畏冰小将的广泛揭发,专案组的深入调查,大量的人证、物证、旁证,充分证实红手党内头号走本资主义道路当权派大魔王,是一个埋藏在红手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果黾党返动派的走狗。

魔王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专案审查小组根据广大割命群众的强烈要求,撤销魔王一切职务,永远开除魔界,并继续清算魔王及其同伙背叛魔界的罪行。

我们一致通过决议:把老魔王永远开除出魔界。”

魔王无比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为魔道事业摩顶放踵的人,一个为魔道事业周密部署的人,在魔道大获成功之后,在红手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作祸人间之后,在自己做了多年魔王,培育了这么多小魔之后,在自己救魔道于水火,扶大厦于将倾,派众小魔帮助那个叫咏芝弟的大魔完成人间的魔道之后,他得到,竟是这么样一个离奇、荒谬和悲惨的结局。

魔王抬头对咏芝大魔说道:“咏芝弟,你这是何意,我不是正准备把一切都让给你吗?而且我早有此意。八十三年前,只因为你的魔道罪恶未修圆满,我才劝你人间走一遭。不然,为兄早把魔王位置让给你了。

后来,你在人间时,又是我几次三番,派遣众小魔下到人间,助你一臂之力。这六个主要小魔,都是我派到人间来相助你的。所有的红畏冰,也是我拨出毫毛,变化成人,下到人间来相助于你的。当时,由于你在人间行魔行动太过嚣张,凶戾之气太过暴露,人类的正义要排斥你,逼使你下台。正是你利用这些红畏冰,重新巩固了权力,而且随心所欲打倒一切你想要打倒的人类,将魔道在人间进一步发挥到极致,杀戮遍地,血腥遍地。咏芝弟,我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魔道事业的未来,也都是为了你呀。”

咏芝大魔道:“哈哈,哈哈,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历,几声抽泣。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明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魔虫,全无敌105。

魔王兄,此一时,彼一时也。我还是说一个故事给你听听吧。

一个行魔道的红手党人死了,玉皇大帝认为红手党人都是有魔论者,是无神论者,绝对不能让他上天堂,就把他打入地狱。刚过一个星期,阎王就满头大汗跑上门来说:玉皇大帝啊,您赶紧把他带走吧!

玉皇大帝问:怎么回事?阎王说:我得赶紧恢复地狱的正常秩序,小鬼们都被他发展成先少队员和ABC团员了。玉皇大帝说:好吧,让他上天堂,看我怎么收拾他!

一个月过去了,阎王在路上遇到了玉皇大帝,忙问:尊敬的玉皇大帝呀,您把他收拾得怎么样了?

玉皇大帝停下脚步回头说道:阎王同道,你犯了三个错误:第一个是你该叫我同道,我们都是红手党魔道同道;第二个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玉皇大帝;第三个是我没工夫跟你闲扯,我要去参加魔道生活会,学习魔道先进性。

魔王兄,这个故事充分说明,我们红手党的魔道是不可战胜的,只要一个星期,它就可以让地狱初具魔道雏形,只要一个月,他就可以把天界全部变成魔界,把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降格成魔道的普通同道,变成一个只是去参加生活会的同道,而不是那组织生活会的同道。

魔王兄,我们红手党的魔道是可以战胜一切发展一切的。红手党是魔道与人性本体中恶的完美结合,它的力量太过强大,大到连我都控制不了,如果我去加以控制,后果会非常严重,严重到比地球爆炸还可怕!

敌人在台上,你不打,他就不倒。魔王兄,你不倒,我的位置就不稳。你难得空闲,还是认真读几本书吧,得国人海格尔写的《机械唯物主义》和狄德罗写的《机器人》值得一读。你要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魔王的头发被拉扯得剧痛,他回过头大声对众小魔说道:“我以个人身份向你们这种做法提出强烈抗议!我是受魔道宪法保护的,是谁罢免了我的魔王职务?我有权利为自己辩护,你们这样做不是在侮辱我个人,是在侮辱我们整个魔界106。”

众小魔道:“老魔王你算老几,老子今天要揪你!抽你的筋,剥你的皮,把你的脑壳当球踢!誓死捍卫红手党!誓死捍卫总魁首!

抗议群众就是抗议总魁首!老魔王疯狂反对大割命罪该万死!没有宪法107的魔界,就是最好的魔界。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总魁首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总魁首的领导,执行宪法。现在老魔王你搬出宪法出来,你就是傻瓜与反党分子。”

只见第一小魔向前双膝跪地,扶住魔王,大声哭了起来,说道:“魔王陛下,您受委屈了。”然后他转身对众小魔道:“你们不能如此对待魔王,他将来虽不再是我们的魔王了,但他是我们过去的魔王,是他培养造就了我们,我们怎能够亲手把魔王打倒?”

只听那六小魔齐声喝道:“打倒保皇派。割命无罪,造返有理!一返到底,就是胜利!保皇有罪,罪该万死!死了喂狗,狗还嫌臭!保皇到底,死路一条!”

那六小魔又唱道:“我们生是总魁首的红畏冰,死是总魁首的红畏冰,我们从草原来到添胺门。无边的旗海红似火,战斗的歌声响入云,是伟大领袖总魁首,领导我们向前进……

不周山下红旗乱,碧血催开英雄花。披肝沥胆何所求,喜爱环宇火样红。你们殷红的鲜血,已浸透了八一五红彤彤的造返大旗。啊!我们高高举起你们殷红的鲜血,血腥布满整个世界!

头可断,血可流,总魁首思想绝不丢,我们铿锵的誓言啊,已汇成千军万马、万马千军惊天动地的呼吼。我们英雄的身躯,犹如那苍松翠柏,巍然屹立红岩岭上,歌乐山巅。”

那六小魔又喝道:“打倒保皇派,谁敢反对总魁首,就砸烂谁的狗头!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两个原本按住魔王腿的小魔,这时松开魔王的腿,与原来那个念判决书的小魔,唆的一下,跳到第一小魔身边,三魔齐抬左脚,咔嚓一声,把第一小魔踏倒,用力踩在他的身上。

咏芝大魔道:“很好,很好,世界割命形式,一片大好。大家的割命热情真高,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更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开始一个一个伍年计划,永保魔界红色割命旗帜不褪色。现在,大家把魔王与第一小魔,送到开风108府火化了吧,就以刘卫皇的名字火化掉。”

众小魔齐动手,抓起魔王与第一小魔,来到宝殿外面,用狠力一掷,一下就把魔王与第一小魔掷到名为开风府的大火炉里,片刻后,魔王与第一小魔的身体被火烧化掉了。

众小魔返回宝殿,齐唱:“总魁首的天是明朗的天,总魁首的人们好喜欢,新魔王爱人们呀,红手党的恩情说不完。呀呼嗨嗨,一个呀嗨,呀呼嗨呼嗨,呀呼嗨嗨嗨,呀呼嗨嗨一个呀嗨。”

众小魔齐道:“请总魁首登上魔王宝座,接受我等叩拜。”

咏芝大魔道:“好,很好,很好,却之不恭,却之不恭,我只好勉为其难了喽!”

咏芝大魔跨步向前,稳稳坐在魔王宝座上。众小魔三跪九叩,高呼:总魁首万岁,万万岁!总魁首万岁,万万岁!

一小魔托起魔王散落在地上的王冠,众小魔齐道:“请总魁首戴上王冠,成为我们的新魔王。”

咏芝大魔摆了摆手,说道:“各位小魔,成为魔王可以,但为了麻痹人们大众,大家还是不要公开呼我为魔王,总魁首这个称呼就很好嘛,以后在公开场合,大家就这样称呼。这个王冠更是戴不得。我是猴来又是虎,我具有猴性,如果又洗了澡,戴上王冠,人家岂不是会讥讽我沐猴而冠?把我们所有旗帜,都染成如猴子屁股一般的颜色就可以了。不要多此一举,再戴上个什么王冠。况且,戴上个王冠,人家老以为我有头发,不利于人们看到我是无法无天,这样方显得我是天地至尊。大家说,是不是?我们还是要民煮的嘛,凡事,我都会多问大家几个是不是。

我们无产阶层,我们红手党人,决不当李自成,不上晶赶考109,不做这种名号上的魔王,更不戴这种花里花俏的王冠。小魔们,你们说,是不是?”

众小魔齐道:“还是总魁首看得深远,还是总魁首大伟,一切总魁首说了算。不上晶赶考,这是何等英明,这样决策何等大伟。这样,就不需要把考察考查我们的机会留给人们。我们我行我素,永远实行魔道,永远摸着石头过河,绝不搞西方那一套,绝不搞议会制110。无产阶层专正下继续割命,杀人无数,吞食人血。我们只会给人们是否割命的机会,哪会给人们考察考查我们的机会。”

咏芝大魔道:“各位小魔,同道们,我们今天是取得了成功,但我们经常说,不要因为我们的工作有成绩就骄傲自满起来,应该保持谦虚态度,戒骄戒躁,向先进国家学习,向群众学习,在同道间也要相互学习,以求少犯错误。在这次红手党代表会议上,我感觉仍然需要重复地将这些话说一遍。鉴于老魔王、第一小魔的返党事件,骄傲自满情绪在我们党内确实是存在着,在有些同道的身上这种情绪还是严重的,不克服这种情绪,就会妨碍我们建设射秽主义社会这个大伟任务的完成。

同道们都知道,老魔王、第一小魔返党联盟的出现,不是偶然的现象,它是现阶段激烈阶层斗争的一种尖锐的表现。这个返党联盟的罪恶目的,是要分裂我们的党,用阴谋方法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而为反割命的复辟开辟道路。红手党在中殃委员会团结一致的领导下,已经把这个返党联盟彻底地粉碎了,我们红手党因此更加团结起来和巩固起来了。这是我们在为射秽主义事业而奋斗中的一个重大的胜利。

根据我们几十年的经验,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困难,果然都被克服下去了。种种困难,遇到红手党人,它们就只好退却,真是‘高山也要低头,河水也要让路’。这里就得出一条经验,它叫我们可以藐视困难。这说的是在战略方面,是在总的方面。不管任何巨大的困难,我们一眼就看透了它的底子。所谓困难,无非是社会的敌人和自然界给予我们的。我们知道,帝国主义、国内反割命分子以及他们在我们党内的代理人,等等,都不过是垂死的力量,而我们则是新生的力量,真理是在我们方面。对于他们,我们从来就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想一想我们自己的历史,就会懂得这个道理。我们在19921年刚刚建立红手党的时候,只有几十个人,那样渺小,后来发展起来,居然把国内的强大敌人给打倒了。自然界这个敌人也是有办法制服它的。不论在自然界和在社会上,一切新生力量,就其性质来说,从来就是不可战胜的。而一切旧势力,不管它们的数量如何庞大,总是要被消灭的。因此,我们可以藐视而且必须藐视人世遭逢的任何巨大的困难,把它们放在‘不在话下’的位置。这就是我们的乐观主义111。

小魔们,你们去到人间,为了驾驭人们,让他们心甘情愿接受我们魔道的统治,你们必须学会说自己身上具有先进性,并说这是‘胜过其余无产阶层群众的地方’ 112,我们红手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是‘工人阶层的先进分子’ 113。这是一种天生先进的说法。红手党之领袖,则又是特殊材料之特殊材料制成,这是我们红手党人要凌驾于普通人类之上的隐秘手段,这是红手党领袖要凌驾于普通红手党人头上的隐秘手段。不要讲‘人人生而平等,全民平等’那一套,这在我们红手党,是完全不存在的。

过去的帝王,常常说自己是天之子,或者龙的化身,那也只不过是特殊材料罢了。红手党的高明之处,在于由说一人是特殊材料,改变成说一部分人是特殊材料。说一人是特殊材料,独木难支,这人再强悍,也是很容易打倒的,一个王朝下来,人亡政息,最多几百年也就倒了。这是历朝历代王朝兴衰的周期规律。红手党要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在我未主宰天下事的时候,我这样说过:‘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煮。只有让人们来监督正府,正府才能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114。’

我表面上是这样说,但我内心里,是肯定‘这周期率’里的‘这’的——这个‘这’,还是指过去的王朝。别人以为我与现代人一样,准备完全厌弃王朝,只有我自己内心清楚,我只不过新壶装旧酒。在现代文明下,我没有否认这种王朝更替根本就是错误,根本就不能适应现代文明。我所指的跳出了这周期率,正是因为采用了新颖的障眼法——由说一人是特殊材料,改变成为说一党是特殊材料。过去‘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那皇帝真傻,置一个人于天下的对立面,当然有很多人想拉倒皇帝,也有很多人能够拉倒皇帝。而我们不同,置一个整体的党于天下的对立面——或者说,特别优秀的一面,这样,任何个人自然无法把我们这个整体拉倒,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而且,只要个人真心依附于我们,通过红手党组织考察,我们就可以给他加入我们这块特殊材料的机会。这也会让想拉倒我们的人软弱下来,一旦想到能够加入我们红手党,成为凌驾于普通人类之上的特殊材料,他则又会亢奋起来。

非常巧妙的是,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决策,无一不是这整体‘特殊材料’——红手党整体制订下来的,反对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归纳到是反对整个‘特殊材料’,反对整个党。至于我个人,表面上没有任何敌人。而反对‘特殊材料’,反对党,是我们规定的第一重罪,我可以借这个机会打倒任何人,任何被打倒的人表面上却与我毫无关联;而社会一切功劳之功劳,恩情之恩情,大伟之大伟,则必须归属于这整体‘特殊材料’,最终的功劳,又必须归功于这整体‘特殊材料’之‘特殊材料’——领袖身上。如此,在人们的思想领域里,完成了我个人过错全无,功劳全占,恩情满天的过程。

这也是最终造成我们红手党,能够凌驾于人们之上的根本原因。到后来,因为我是领袖,是特殊材料之特殊材料,我又凌驾于全党之上。这样做,既稳固了红手党鸿色江山万年永固的世代传承,又避免了造成自己是一个孤家寡人,众矢之的。

小魔们,为了驾驭人类,我们还必须学会诱哄人类。在说谎与欺骗的时候,我们要处变不惊,临危不惧,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们要把人类的一切舆论都控制起来,我们要常常对人们宣讲:‘只有红手党人,才能在各种大事件中表现出处乱不惊,临危不惧的高风亮节。红手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思想境界和高尚风格,谱写了抗击自然灾害一曲又一曲壮丽的人生凯歌,谱写了红手党人在新时代一心为民的壮丽华章!红手党人全心全意为人们服务的宗旨,永远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无论是谁,只要想着全心全意为人们服务,那么,都会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力量源泉!’

好话说尽,为的就是把这样动听的语言,像排比句一样兜售给人们,我们红手党人,怎么能够如此顺利的,毫无顾忌的,搜括人们的利益呢?因为我们既代表人们的利益,更笼罩与覆盖人们的利益。代表就是为了夺取。我们采取的策略:就是先代表后夺取,以代表为名进行夺取。

为了让人们心甘情愿的把利益交给我们,我们必须从理论上占据制高点,把一切最动听的话语,毫无保留的说给人们听。为此,我们成立了史上独一无二的传宣部115,传宣的人,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夜以继日的,高唱着我们的颂歌,清洗过滤着一切不唱我们颂歌的声音。

小魔们,你们知道吗,在人间,为什么我们红手党能够以几十人发展到几千万人,进而打倒强大敌人,顺利夺权?

还是让我以动物来打个比方吧。这仍然反映了我们魔道对付人类的高超技巧,你们必须认真听,用心学。

老虎在森林里称王,长期以来,一群羔羊听任老虎宰割,新出生几只羔羊崽子,就总会有些肥壮的羔羊被老虎吃掉。狼也生活在森林里,它一直没有地位,经常受到老虎的威胁,狼不但吃不到几只羔羊,甚至还可能因为老虎存在而送了命。这天,它有了主意,想到了一条妙计,这条妙计就是以一种动物反抗另外一种动物,以一个阶层反抗另外一个阶层,以开创一个新的世界为口号,来发动全体羔羊对付老虎。

狼把锋利的牙齿收藏起来,以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出现在羔羊们身边,他对羔羊们说道:‘老虎欺负我们已经很久了,为了幸福生活,我们必须想办法把它赶走。’

羔羊们都说:‘是啊,我们正是这样想的。’

狼露出胳膊,显示了自己的力量,证明他比一般的羔羊更为强壮有力,他又高高站起,证明他比一般的羔羊看得更远,之后,他说道:‘为了赶走老虎,我们必须团结起来,集中力量,形成约定。赶走老虎,我们个人的力量都太小。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形成约定:你们必须永远听我的话,服从我的指挥,永远忠诚于我。这样,将来我们都会拥有意想不到的幸福生活。’

羔羊们说道:‘是的,根据约定,我们将紧密团结在狼大哥的旗帜之下,坚定不移的走狼大哥的道路,听从狼大哥的安排,永远听狼大哥的话,永远忠诚于狼大哥,齐心协力,赶走那万恶的老虎。’

狼又说道:‘为了大局,为了赶走老虎,你们还必须勇于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羔羊答道:‘是的,根据约定,我们将勇于牺牲掉自己的一切,为了那神圣而荣光的使命,为了自由,我们将不惜生命。’

羔羊回答这些话难道不对吗?

从狼的角度来看,当然对,简直太对了。

而且,从表面看来,那羔羊接受狼的观点,团结起来,保卫自己的生命,换换地位,也不无道理,也很对。

由于久受老虎欺压,羔羊们无比厌恶老虎,凡反对老虎的声音都支持,他们毫不怀疑:‘老虎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116,他们欣然愿意听从此外教唆反抗的话。哪怕是最聪明的羔羊,也不再去回头想想:就算羔羊接受老虎的统治,最坏的结果,只不过是‘失去生命,乃至一切。’

可是狼说:为了大局,为了赶走老虎,你们羔羊们必须勇于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也就是说,羔羊们接受狼的指挥,赶走老虎,在整个抗争过程当中,甚至在抗争之前,实际上,也同样会出现那最坏的结果:失去生命,乃至一切。

羔羊们接受狼的教唆,其实还远不止这些灾难。狼的煽动性的词语里面,是要羔羊们勇于牺牲自己的生命,乃至一切。这个勇于的意思,还包含有争先恐后的意思,如果其中一只羔羊,表达牺牲自己生命的意愿稍微缓慢了些,则会认为是对狼的主义不够积极,不够勇于牺牲奉献而会被打倒。这只羔羊仅仅因为不够积极,不够勇敢,而将接受狼的制裁:牺牲掉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

也就是说,接受狼的主义,遵循狼的意志,每只羔羊都只能够选择争先恐后去赴死,去战死,连慢一点去死,都将是一种罪。

也就是说,在每一只羔羊没有出现最坏结果的时候,狼就已经将最坏结果,通过约定,巧妙施加到了每只羔羊的身上。

对于羔羊,这是非常可怕的。更可怕的还有,如果狼想喝某只羔羊的血了,它就会说这只羔羊站错了队伍,站到了老虎那一边,需要彻底打倒。那么,所有羔羊都必须对这只站错队的羔羊群起而攻之,稍微缓慢一些,就会斥之为没有阶层性、先进性而归到站错队伍的那一方。在这种严酷制度之下,所有羔羊都必须时时刻刻表现出对老虎主义的极度厌恶,对狼主义的极度拥戴,所有羔羊都必须学会说假话、废话、以言害人,羔羊们没有沉默的自由。只要狼一声令下,最弱小的羔羊,也必须表现出自己顽强的战斗力,和拥有凶狠的狼性,谎言的欺骗性,这样才能够生存下来。再之后,所有羔羊都成了披着狼皮的羔羊。羔羊一旦自觉自愿披上狼皮,将比狼更为凶狠。这时,一只羔羊的战斗力甚至可以胜过十只狼的战斗力。毫无疑问,这样羔羊群体组成的队伍,其战斗力之强,手段之凶残凶狠,是史无前例的。这也就是当老虎存在的时候,狼的主义能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原因所在。狼又可以因此夸耀自己的主义是成功的主义,大伟的主义。

而当老虎已经被赶走的时候,狼为了控制所有羔羊,为了加强对羔羊们的统治,为了让所有羔羊团结在他的周围,他画了一些纸老虎,继续作为羔羊们仇视仇恨的对象,并说,一切其它物类,都是纸老虎。狼天天让羔羊们高喊着打倒‘纸老虎’。

相比过去,羔羊们失去得更多,他们如今都沦落为了狼的奴才。根据狼与羔羊们的约定,狼不但可以随心所欲让羔羊们出现那失去一切的最坏结果,而且羔羊们还必须永远听狼的话,永远忠诚于狼,永不背叛,这就意味着,在没有失去生命之前,羔羊们就已经失去一切了。但这一切却都是羔羊们自愿的,羔羊们从内心萌发出这样的信念:忠诚的,做狼的奴才,并且永不更改,永不背叛。狼还发明了一套思想检查的方法,所有羔羊都必须在思维当中,时时刻刻检查自己对狼是否彻底忠诚,否则,羔羊就犯下了弥天大罪。

这些羔羊们,在狼的煽动之下,积极卖命一番,甚至屈身为奴,却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什么。所谓的幸福美好,更是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

狼曾经说等割命成功了,老虎赶走了,人们生活就幸福了。可是,在大割命成功之后,狼又说,整个羔羊群体还需要改造,羔羊群体内部还有许多具有老虎性质一样的敌人,等把这些羔羊改造好了,幸福生活就实现了,结果一改造就是几十年。至于羔羊们身上是否可能具有老虎的性质,是否可能具有老虎的獠牙,羔羊们是从来不想的,也不敢想。因为跟从狼,取得过成功,羔羊们还觉得,狼说什么都对。

为了改造羔羊群体,狼还板着手指头数,说道:为了使良莠不齐的羔羊群体能够整齐划一,必须每年杀掉羔羊群里面跟不上狼主义的千分之五117。开始讲是按千分之五的比例杀,不经任何审判,羔羊小头目在昏暗油灯下划圈圈,看哪只羔羊不顺眼就杀掉。杀到后来就不受控制了,到底杀了多少落后的羔羊,竟然无法统计,自然远远高于千分之五。

在这样的杀戮下,没有敢于反抗的羔羊。羔羊们老老实实听狼的话。羔羊们在狼的发动下,掀起了一个又一个改造羔羊群体,建设狼的主义的新高潮,新高潮过后,一些羔羊连裤子都没有的穿,大部分羔羊吃不饱饭。这时新的狼站在了老狼位置上,为了让羔羊们对新的狼能够臣服,新的狼变换方针,喊出了:贫穷不是狼的主义。它许诺:到这个世纪末,要实现四个现代化,羔羊生活达到小康水平。可这只狼118在世纪末前三年死了,它死的恰到好处,死在世纪末前三年,没有死在自己许诺的世纪末。

羔羊们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断有新的狼站到那个位置上,新的狼总是重复说,到某某时期,狼的主义一定能够实现,羔羊们的生活将出现什么什么,一定能够让所有羔羊生活幸福,国家将站到世界前列。其实稍有一点头脑的羔羊会发现,狼所说的时间,从来不是在此任狼任期内的时间,都是狼的任期往后推许多年的时间。狼其实也太容易统治这帮羔羊们了,所有的美好夙愿,只要无限往后推延就行了。因为狼的本质主义,最基本的原理,就是往后无限期推延幸福生活的到来。在羔羊历史上,居然会诞生如此一个狼的治理者,以欺骗和谎言,加上恐吓,威慑,就能够轻易把统治维持下去,这也真是一个奇迹。

如果一只麻雀说:一万年后,我能够让所有羔羊都飞起来,完全无拘无束生活,在世界上自由游弋。飞起来后,羔羊们不但能够吃到地上较高的草,而且还能够吃到树枝上干净的叶子。

不知道这些羔羊们在现阶段会不会完全听麻雀的话。根据狼在羔羊世界的实践可以得出结论,做一只这样诱惑羔羊的麻雀,将是一只成功的麻雀。羔羊们为了能够实现飞起来的愿望,会死心塌地听麻雀的话,苦练飞翔本领,飞不起来的,练习稍有不专心的,则都将任麻雀宰割。至于万年后羔羊们飞不起来怎么办?那不需要管的,谁能够活到一万年之后呀?就算在万年后遗臭,那也不妨碍麻雀当世在羔羊们身上享用应有尽有119。

有人会问:难道羔羊当中不会出现一些羔羊明白以上这些道理?

这么问是不清楚羔羊们的习性,羔羊们因为厌恶老虎很多年,对于即将赶走老虎,羔羊们很是亢奋,也很是喜悦。他们太亢奋了,以致血冲脑门,他们看不到:未来牺牲自己一切和做狼的奴才,这双重痛苦的即将到来。他们接受狼的遵旨,遵守与狼的约定,由原来的可能失去一切这个可能的一重痛苦,变成现在失去一切与做狼奴才这个必然的双重痛苦。亢奋与喜悦,居然让他们几十年下来,都对狼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感恩。几十年后,羔羊们的神经,更是由亢奋和喜悦,转为麻醉麻木了,面对痛苦,不但无动于衷,而且依然认为自己幸福无比。

而且,为了巩固统治,狼采取了办法,对于羔羊当中那些预先想到这个道理的羔羊,都全部以里通老虎的罪名,进行绞杀。狼还振振有词的说道,你们不愿意接受我的先进性领导,难道还会愚蠢到继续回到老虎统治的那个愚昧落后时代去吗?

当然没有羔羊愿意再回去的。任何羔羊都知道,重新接受老虎的统治,不再可能出现。接受狼的统治,虽然没有自由,还会随时失去一部分羔羊,可接受老虎的统治,同样会死去一部分羔羊。而且,接受狼的统治后,按照狼的说法,那些无辜死去的羔羊都是因为留恋老虎才死去的,死得活该,死得有理由。老虎却从不找理由就让羔羊们死去。至于羔羊们活着为奴,规规矩矩听狼的话,那是因为狼毕竟帮助羔羊赶走了老虎,羔羊和狼有约定在先,永远对狼忠诚,永不背叛狼。故而,任何背叛狼的想法,都会被当作是落后加愚蠢的笑料,都会遭到来自羔羊内部的嘲笑。于是,羔羊们再无其它选择,只能心甘情愿的,接受狼的统治,大多数羔羊还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因为狼常常拿历史唯一选择了它这个教条,来教育羔羊们。狼的技巧是很高明的,在没有成功的时候,它会说,历史本来可以有多样性选择,你们可以选择我,也可以不选择我。而它成功之后,它的话语立即一改,说:纵观羔羊的历史,选择它是历史的必然,是所有羔羊的唯一出路。你们必须誓死忠诚于我,永不背叛。

小魔们,这个故事里面狼所使用的技巧,就是我在人间使用的技巧,也是我在人间得以成功的真正秘诀。诱哄,欺骗,让人们自觉自愿实行我魔道,接受我魔道的奴役,这是我们魔道成功的真正法宝与标志。你们要自始至终牢记这些教诲,将来用这些去统治驾驭人类。让魔道在人间永远胜利,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

小魔们啦,我们要按千分之五比例,有计划的去杀掉人类。这既能保障有足够人血供给我们吞食,而且能够威慑人类不敢反抗我们。假如我们也是人,就不可能去按比例按计划杀人。人对于动物,才是按比例有计划杀掉的。例如计划一年内杀多少猪,人们才有足够的猪肉吃。这是人类的计划。而一年内计划杀掉多少人,才能够让我们喝饱血,这是我们魔道的计划。人类,就是我们魔道的动物,是必须听任我们宰割的。”

众小魔齐道:“总魁首的战士最听总魁首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

翻身不忘红手党,幸福不忘总魁首。


服从总魁首要服从到盲从的地步,相信总魁首要相信到迷信的地步。


生为总魁首而生,死为总魁首而死。把对总魁首的忠诚,融化在血液中,铭刻在脑海里,落实在行动上。忠于总魁首忠于党,党是我们亲爹娘,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

总魁首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万句。总魁首著作,一天不读问题多,两天不读走下坡,三天不读没法活。


行动战斗化,思想割命化,组织军事化,领导一元化。亿万人们亿万魔,万里江山万里营!人类就是我们的猪,我们喝血又吃肉。魔道气焰高万丈,扑向人间屠宰场。魔道气焰高万丈,扑向人间屠宰场。”


众小魔齐唱道:“宝塔山下延河血,杨家岭上聚群魔。抗战三段敌寇败,自力更生魔道长。魔道指导新文艺,人间从此无二音。小米魔刀舞霍霍,魔道光芒万丈长。


一切想着总魁首,一切服从总魁首,一切紧跟总魁首,一切为着总魁首。跟着总魁首,永远闹割命;跟着总魁首,世界一片红。


数亿魔众团结紧,跟着魁首向前进;大风大浪全不怕,誓为割命献终生。面向魁首共宣誓,永保魔山万年长,万年长。”


众小魔齐道:“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太阳最红,总魁首最亲。总魁首和我们心连心,总魁首和我们在一起。让我们敬祝总魁首万寿无疆!总魁首万岁!总魁首万岁!总魁首万岁万万岁!新魔王万岁!新魔王万岁!新魔王万万岁!新魔王万岁万万岁120!”


歌咏毕,众小魔簇拥着矛咏芝新魔王,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那魔殿门,铿锵前行。那新魔王恢复大蛇之体,呲牙咧嘴,腾空而起,耀武扬威,绕殿三匝。然后他隐去大蛇之体,恢复人形,气宇轩昂,走在最前面。众小魔紧跟在新魔王身后,高举总魁首猴子屁股旗帜,演着猴戏,虎虎生威,开始了新一轮魔道世界,开创了新的魔道局面,世界割命形式,从此一片大好。


全文完

Geen opmerkingen:

Een reactie plaa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