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ensdag 18 april 2012

解剖中共三个无耻行为




臥龍 《討伐中國共產黨宣言》:

三、解剖中共三个无耻行为





中共的第一个无耻行为。中共常常自吹自擂,最自豪的,是说自己带领中国人们,推翻了三座大山。这简直是天大笑话,置显然的历史事实于不顾。将历史上的功劳据为己有,给自己脸上贴金。





当辛亥革命枪声响起,向封建主义开炮的时候,中共尚没有诞生,连影子都没有,何来推翻封建主义?

当抗日战争打响,国民党完全承担正面战场的时候,中共却躲在敌后打游击,以统战为名,发展壮大力量,占据地盘,大肆种植鸦片,筹措经费。抗战八年,中共参与抗战有记载的大战役,仅平型关战役与百团大战,这两次战役,歼敌极为有限,作用更是一般,远不是中共自我吹嘘下的中流砥柱。美国与苏联不参战,中国一时还难以战胜日本。苏联参战后,中共利用苏联占据东北的有利条件,大肆抢占北方根据地,渐成气候,为日后三年内战打赢国民党做好充分准备。如果说,中共仅仅用这样两次小规模战役就推翻了日本帝国主义,还不如说中共像义和团一样请了一回神仙,刀枪不入,让敌寇自动退出。这大概会成为现代战争史上的极品笑话。





当时形势,世界各老牌帝国主义如英法等国家,自顾尚且不暇,进而无一国家在中国有驻军,有领地。此乃天意使然,上天不忍苦难中国,再受外国列强欺侮与凌辱。是不是也应该认为,中共不放一枪一炮,就赶走、推翻了各老牌帝国主义?

至于说三年内战推翻了官僚资本主义这座大山,这里不讨论三年内战杀戮了多少国内同胞和给国家带来多大灾难,不讨论“推翻”后新主义到底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什么。这里仅探讨一下中共对中国人们的欺骗性有多大和官僚体系是否真的推翻。





如果人们能够找到1944年-1948年的中共报纸,打开看看,会惊讶发现,当时的中共,是提倡与宣扬建立西方美式民主的,提倡言论、出版、结社自由,并以这些为目标。提倡结束一党专政,实现军队国家化,军队不能成为任何一个政党的军队。

历史走过六十年,回过头去看,中共竟然无一地方兑现了诺言,否定军队国家化,否定军队去政治化,支部建在连上,政治驭军。解散自由媒体,封闭言论自由,各种一党专政手段,驾驭人们之手腕,毒辣老练,无所不用其极。你号称推翻官僚资本主义,在推翻后,你却变本加厉,凌驾于人们之上,形成新的,更厉害的官僚社会,则你的所谓推翻,竟有何意义可言?只不过是用新官僚,取代旧官僚罢了,且更具欺骗性。





综上所述,中共所言之推翻三座大山,前两座乃信口胡说,无影无踪,后一座则是赶走旧官僚,改头换面,摇身一变为新官僚,无法无天,为害人们更甚。这种做法,遮天蔽日,贪天之功,据为己有。不但窃国,而且窃天。可耻之极,无耻之尤。




中共的第二个无耻行为。中共认为,在自己治下,经济巨大发展,国民生活巨大改变,解决了占世界人口数量最多国家人们的吃饭问题,它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决策有多正确,所信奉的共产主义有多进步。中共常常说,它用几十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国家几百年才完成的事情。





工业文明时代所创造的奇迹,本就与农耕时代不可同日而语。总不能嘲笑说:古代的人多无能,现代的我用几十年时间就飞机上天,你几千年也实现不了。同等劳动强度下,工业社会的效率是过去社会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近百年来,现代科技对人类的影响,所带来的创造发明,更远远超过过去几千年科技的总和。后现代的这六十年,本就发展了前几百年都不能发展的很多东西,这些东西的发展,依赖于现代科学知识的交融,科学知识是无国界的,一样可以为中国所用。不能说中国在明朝的基础上直接发展成现在规模吧。说中国几十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国家几百年才完成的事业,这就成笑话了,难得西方国家不同样可以反过来嘲笑中国吗?你中国有几千年历史,我用几百年时间,就完成了你几千年也没完成的事情。任何国家的阶段发展,都有它内在的局限和外在的机遇。类似这种机械对比法,这种嘲笑,有多荒谬,又有多可笑。





可中共就是这么样对比的。所谓中国人今天生活幸福的结论,就是这么样得出来的。它的官媒竟然说,中国普通老百姓,过上了比过去地主皇帝都好的生活。

过去的皇帝,没有电视机,没有电脑。今天的一个乞丐,的确可能享受到现代文明背景下过去地主享受不到的物质。就这样,中共得出结论:今天中国人的幸福生活,比过去皇帝地主的生活都好。

中共对比的手法,不是在同等现代科技条件,我给人们带来了什么,而是相比于手工农业时代这个旧社会,我给人们带来了什么。它非常满意自己“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个杰作,但它止步于此。把鬼变成人之后,是否该当让这个人活得有尊严,活得舒坦,它罔顾。





它所夸耀的新社会,有高音喇叭,无线电,电视电影,飞机翱翔,卫星上天,抽水马桶。这些在旧社会基本没有,当然值得中共夸耀,但这些是人类文明进程中必然出现的。当年卫星上天,全社会狂欢,仿佛真的“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概而慷”了。但是中共建政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基本生活需求得不到满足。旧社会农民自给自足,没有多少家庭没有裤子穿,新社会蛮干狠干,却在文革及文革后数年内,许多家庭冬天没有裤子穿,物质极度贫乏。

中共的这种对比手法,你要说它不聪明吧,它掩饰自己无能的手法,绝对一流。你要说它聪明吧,它对于事物的对比必须遵循同一逻辑这个前提都不会,愚蠢到极点。





中共恰逢其时,它遇到的时代,是原始农业时代还没有在中国大地消褪,工业文明时代却可以急速发展的时代。每逢中共政策极端失误,做法极端愚昧,带来后果极其荒谬的时候,它可以恰到好处的,用工业文明,现代科技手段来进行弥补,用某些科技领域的成功来进行掩饰,继续给自己脸上贴金,使自己永不褪色。但这些科技领域的成功,与它根本没有多少关系,而且,若不是它处处横加干涉,限制思想,若不是它用一窍不通的哲学来指导思想,中国人科技领域内的成功,岂会仅仅限于这些?





中共建政后,不是出于让人们生活幸福这个目的,而是出于争强好胜这个目的,急速发展过经济与工业,也曾经在一定时期内,做了一些事情,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最终却事与愿违,适得其反,决策失误频频,政策漏洞百出。时至今日,中共依然拿不出像样的经济和像样的现代科技文明交给世界看。人均GDP由六十年代的世界排名几十名,一路倒退,到现在是世界的100名之后。





表面看,今年中国经济的总量超越日本,世界排名第二了,这似乎是中共自我非常满意和骄傲的地方。其实这应该是一种耻辱。以十倍以上超过日本的人力,以几十倍资源优于日本,六十年的努力,经济总量才微弱超过日本,且人均GDP排名一直在下滑,这难道不是一种极大耻辱吗?对比亚洲有共同文化背景的国家与地区,日本、韩国、香港、台湾,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现代科技与文化内核,很显然,远远落后于这些国家与地区。如果不是中共把中国人们的创造力进行扼制,禁止思想自由,会出现今天这样结果吗?

且中共所谓对经济的贡献,是以牺牲可持续发展为代价的,以对资源、对生态的破坏为代价。世界最不适宜居住生活的城市,基本上集中于中国大陆。江河断流,湖泊干裂,水质污染,重金属外泄、烟雾尘土肆虐,人们身心严重损害,生命受到威胁。2008年的汶川地震,2010年的舟曲泥石流,这其中的很多人,都死于中共盲目发展经济,不顾建筑质量,和对自然植被的人为破坏。





中共常常骄傲的说自己解决了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这真是一个本末倒置的天大笑话。

首先,是中共寄生于人们身上吃饭,而不是人们依赖于中共。

其次,现代农业科学技术的自然发展,使得农产品产量大幅提高。主食杂交水稻高产。蔬菜大棚、优化种植技术的应用,则使得同等面积土地出产蔬菜是过去落后技术下的几倍到十倍,且旱涝保收。这些科学技术,并不十分复杂,是人类社会进步过程中必然出现的,是中国人自己聪明才智的体现,很多技术自国外引入,外国人对这些技术并无封锁,如果把这些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归功于中共,那还不如干脆说中共创造了整个世界,创造了世界的一切。





再次,中国大部分地方,四季交替,气候宜人,既无大寒,亦无大热,适宜农作物生长。中国大部分土地,可种两季水稻,在杂交水稻高产的情况下,就是只种一季,也足够人们吃饱。更何况很多地方,不但可以种两季水稻,还可以在冬季补种一季作物。只要天然水土、植物资源不被破坏,就是一群猴子,在中国所处纬度这片天然森林里,也不会饿死,更何况是世界第一勤奋,也很聪明的中国人。

中共今天说它没有让中国人饿死,恰恰因为它曾经极度愚昧无知,片面追求工业发展,管制人们自由经营,不能统筹对经济、农业的平衡,造成人们连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大量饿死人。

今天,民主国家的人们,普遍都在享受现代科技成果,追求精神信仰、思想自由、物质享受。社会、政府福利保障充分,人们无需特别艰辛繁琐工作,就能够在工作之余,自由自在晒晒太阳,四处旅游,感受文化,观看并享受自由体育运动的终极快乐。





可中国人们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最新调查数据显示,有71%中国人生活艰难,17%中国人生活困苦。亦即,在现代科技文明背景下,88%中国人生活有朝不保夕之忧患。30个省会城市,除拉萨外人们无一感觉生活幸福。外国媒体对此不理解,认为地大物博之中国,气候适宜人类生存之中国,不应至于如此。中国人们也不理解。大概只有极端阴险毒辣,统治手腕极端厉害,盘剥人们趋于极致的中共,能够理解了。





综上可知,中共信奉的理念,坚守的共产主义,都极端落后于现代文明理念与制度,不但不能够证明所谓的经济奇迹,恰恰无时无刻都在验证它的失败与无知,野蛮与落后。可它多次的,一蹦老高,试图证明自己很行,很进步,却从来都以失败告终。以野蛮为文明,以落后为进步,中共的行为,可谓无耻之极。







中共的第三个无耻行为。表面上,是与中共毫不相干的高音喇叭、书籍报刊、广播、无线电、电视、网络,在讲中共的好话,但实际上,这些传播手段都受中共控制,是中共驾驭人们思想的手段与工具。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证明中共是进步的、伟大的、无所不能的。最初,人们常常说:报纸上都说了,中国共产党就是好,毛主席就是伟大。后来,人们常常说:电视上都说了,中国共产党就是好,毛主席就是伟大。





中共罪恶滔天,到现在都没有垮掉,必须归功于现代通讯工具。有人说,现代通讯手段,传播快,范围广,真相再不能掩盖,又怎么可能帮助中共掩饰丑恶而不是揭穿丑恶呢?

没错,开诚布公,桁杨正义,不受政府控制的现代通讯手段,自由媒体,可以加速信息对流,让事实与真相说话,传播现代文明,加快人类文明进程。但另一方面,受政府控制,对事实真相巧妙加工后的现代通讯手段,反过来能够恰到好处为统治者服务、粉饰,且在表面看来,天衣无缝。这样,就会造成信息不对流,真相被掩饰,现代文明观点得不到传播,人类文明因此停滞或倒退。今天多数极权国家,皆如此。

中共最初所面临的国内情况,是由煤油灯向电气化转化的时代。大部分知识欠缺的国人,还没有在高科技这个怪物面前醒过神来,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科技到底是什么。中共却已经占领了先进武器的制高点,进而凭藉武器,占领了现代科技的制高点。从此出发,中共完成了对国内一切的完全控制。





中共第一个要控制的,就是媒体,现代通讯手段。人们还不太清楚现代媒体是怎么回事,中共却已经控制了发达的通讯手段。最初,村里的人们忽然发现,自己周围冒出了许多高音喇叭,以高分贝频率发布最高指示,歌唱“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然后是大量强制发行的报纸,书籍,语录,然后是无线电,然后是电视,到今天是网络。中共通过控制这些现代通讯手段,来营销自己,包装自己,美化自己,宣传自己,掩盖真相,反丑为美。





中共之所以能够用这些手段取得成功,也与中国人缺乏基本质疑精神有关系。中国人应该追问一句:那些说“共产党好”的书籍报刊,电台电视,是独立于共产党的吗?

如果说六十年前的中国人,在高压下不敢这样追问;如果说四十年前的中国人,在成天学习毛主席语录背景下,脑壳机械化,不知道追问,那么,今天的中国人,大可以这样追问一句:那些说“共产党好”的书籍报刊,电台电视,可有一家是独立于中国共产党的?





回答是:没有一家。要有,也是中共暗地控制、收买,伪装成不是。中共建政前,中国处处有私有媒体,自由媒体;中共建政后,中共将所有媒体,都收归国有,并且不允许新办任何私有媒体。所有媒体,都只不过是中共自己的扬声器,传声筒。中共很善于伪装自己,将受自己控制的媒体,搞成名目繁多,光是差不多同样作用的报纸,就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还有各省级党报。这些报纸,看似遍地开花,百家争鸣,实际上其统领者只有一个,就是中共宣传部,实质就是中共。这些报纸,内容上除小处有差别外,大内容上千篇一律,思想完全统一。这样的报纸,自然无独立之思想,无自由之声音。这样报纸,办一家就可以了,可中共硬是将一家报纸办成了数十家,以期达到麻痹人们大众的目的,达到众星捧月的假象。





与此相似,还有中共的党委、政府、人大、政协、外挂的各种协会,表面看,百家争鸣,众星捧月,都说共产党好,但实际上,党委是党的书记负责,政府、人大、政协、外挂协会的一把手,都只能由党员担任,人员由党委严格控制,意图只有一个:紧跟党的形势,说党的好话,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共控制下的所有媒体,媒体的记者,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挖掘共产党人的优点、闪光点,高唱颂歌,歌唱社会主义。他们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为挖掘共产党的闪光点而来,就是为歌颂共产党而来。凡一切非共产党的闪光点,都不在他们报道、写作之列,甚至不在他们思考之列,有时还在他们抵制之列。他们成为中共的附属物,思想保持与中共意识形态的完全一致。把关于中国共产党好的最动听话语,千百次说给人们听。当然,还会加进去各种他们自以为是的巧妙版本。中共成立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宣传部,那里面的人,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夜以继日的,高唱中共颂歌,清洗过滤着一切不唱中共颂歌的声音,无时无刻的,对人们进行着思想审查。





“中国共产党好”、“听党的话”,是谁告诉人们的呢?就是中共自己。报纸是中共的,作者是中共的,演员是中共的,主持人是中共的,群众是给点甜头,事先策划好的。从高音喇叭,书籍报刊,到电台电视,人们习惯了麻木接受“中国共产党好”这个结论,却忽略了发出声音的背景,更忽略了这个声音背后是否有公平公正的诉求,以及言论自由的环境。





现代通讯手段,被中共完全操控,对国人大脑进行经久的、无意识的、潜移默化式的洗白,进而让中共成为毫无瑕疵的神,造就中共永恒的天经地义的正统地位。

中共根据需要,指定媒体塑造毛泽东等中共领袖“光辉万丈”的形象,告诉人们:毛泽东伟大,领袖伟大。然后凭藉“一人伟大,一党伟大”这块遮羞布,避开人们监督,行随心所欲之事。不是它接受人们监督,而是反过来它监视与审查人们。它对人们的监视与审查,除了遍地都有的特务系统之外,最著名的,则是它所实施的政审,即政治审查。政审,是中共掌控下,可令任何人折腰弯膝的一项政策,曾经扼杀无数人的上进之路。





中共对人们说的任何话语,都是不足信的,因为它说的话,它立下的诺言,都不是基于公正的保证发出的。由其入党誓词可知,它把党的利益置于一切之上,而不是把公平公正置于一切之上。就算一个保证公平公正的政党,它自己所说的话,是否可信,诺言是否兑现,也必须大打折扣,更必须时时接受人们的审查与检验。从这点上来看,一定有外国政党佩服中共的通天彻地之能。因为它做到了让人们完全相信它所说的话,它用不着接受人们的审查与检验,它还颠倒过来,无时无刻审查着人们,人们言论稍有逾越,则动辄得咎。中共在矜其能的同时,给国家带来巨大耻辱,给人们带来莫大灾难。

一个真正开明、无私,为民谋福的政党,是宁愿自己没有这种能耐的。只有恶魔,才会动用国家机器,保障自己这种能耐,反复证明自己这种能耐。





中共在国内控制如此成功,几十年来无恶不作,也没有翻盘,除了国人缺少对常识的追问与质疑外,除了人们被中共剥夺得一无所有,无法与之抗衡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在里面。

如前文所述,中共在中国立足的时代,是中国由简单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的时代。之前的几百年,中国一直都没有完成这个过程的衍变。同时由于中国人长期以来,倍受欺侮,导致人们心理有强烈挫折感、屈辱感。此刻,正是中国人最脆弱的时候,是人弱于机器的时候。旧的文明失去,新的文明没有掌握,人们内心忐忑不安,普遍存有恐惧心理。清朝末年,清兵对洋枪洋炮的恐惧,一万个士兵竟然惧怕几个持枪的外国人,就可以说明一二。在现代科技威力下,人们震颤惶恐,甚至还有愚昧的人,把洋枪洋炮的威力视之为妖物或者神兵天降。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先入为主,以手中武器推行什么,凭藉强权来行事,则人们来不及对现代文明做出思考,来不及驱除对现代科技的恐慌,只能被动接受一切,既无反抗能力,也无反抗意识。这是人们不能、不敢反抗中共的一个根本因素。





今天这个时代,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改变。历史的自然进展,中国已经完成了从简单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衍变过程及心理准备,人们普遍驱除了对现代科技的恐惧惶恐心理,可以断言,一个透明公正的政府,一个接受人们监督而不是监视人们的政府,才是唯一合格,行得通的政府。中共今天的欺蒙拐骗,花言巧语,不会再有任何成功余地,中共身上的虚伪面纱,必将揭开。中共若冥顽不化,一意孤行,终将寸步难行,处处与人们为敌。勤劳聪明的中国人,终将勇敢的站出来,建立属于自己的,符合现代文明进程的中华文明。





中共经久不衰的,用虚假的红歌、样板戏、舞剧、电视电影,来表现自己并不光彩的过去。此种行为表现,恰有如跳梁小丑,沐猴而冠。它身穿锦衣华服,处处炫耀自己的美丽。为免衣锦夜行之笑话,它竟然白日秉烛,用烛火照着自己的锦衣华服,显扬其美。它控制所有媒体,舆论先行。它倾全国之力,扭曲是非,粉饰太平,给自己脸上贴金。它背离人类发出言论必须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背离言论必须自由的基本原理,处处歪曲,处处扼杀,最终导致中国人的行为与处事,背离公平公正日久,丧失自由健全的人格,与现代文明制度越来越远。中共此种行为,堪称无耻之极端。反丑为美,更是滑稽之极品。

Geen opmerkingen:

Een reactie plaa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