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derdag 29 maart 2012

讨共檄文



謹以此文祭中華祖先!原文的最後通牒是2012年10月31日!!! 我多給習近平一年時間!!!因為他老婆彭麗媛歌唱的好!(注意:是老婆不是二奶!) 不過彭麗媛配合中共邪靈洗腦中國百姓多年, 請她因此而主動懺悔!否則同罪!念彭麗媛父輩浴血捍衛中華民國之功德,給她老公習近平一年時間徹底解散中共以立功, 並向人民謝罪!(注意:是為之生兒育女的老公,而不是借之權勢貪圖享受的大亨!!)

--- 2012年10月2號


鉴于习近平和彭丽媛过去一段时间表现不错, 值得鼓励,念及倒共的任务重大,关系错综复杂,现再给习近平一年时间,以彻底解散中共,还权于民,并致力于重建中华民国以立功!另外, 因本人的使命已经完成,倒共去毛的任务已经由其他人接替, 本人将彻底隐退,返本归真。

---- 2014年1月15日



《讨共檄文》作者:卧龙





巍峨山岳,屹立其中;昭昭日月,耀耀其华。自天之承,传有中华。其民最多,其义最长。其仁广博,其智多途。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天有阙失,女娲补之。仓颉造字,端庄瑰丽。开承启合,寓意深邃。黄帝内经,气脉之学。千古奇篇,活人救命。






三皇五帝,仁义相传。君子时中,允执厥中。无党无私,无偏无倚。民主推举,民主之始。敬天爱人,源远流长。



诸子百家,求圣慕贤,言称圣学,求兴中华。易理幽明,为民祈福,得势转机,俯仰无怍。《道德经》言,上善若水,绝圣弃智,天地无私,岂将小智用于愚民?孔子论语,孜孜不倦,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求乎安民之道,立君子、远小人,礼仪兴邦,谦恭爱人。孙子兵法,贵乎圣人用兵,防患未然,不战而屈人之兵,得邦而全邦,厌穷兵黩武。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诸子百家,得中华仁义根本,仁爱播于四方,百姓安于邦国,全性命尊严于天地。此皆民主之本,民主之根。



独有法家,罪孽商鞅,不言圣学,而言帝君之术,为帝君一己之私,役民如猪狗。固功成于一时,却败身于一世。身死天下笑,何人怜之?始皇赢政,用法家而并有六国,却一时风景,过眼云烟。须臾国灭,岂是偶然?赖智以求法变,法变则引火烧身。阿房宫灰飞烟灭,早已种下因果。韩非李斯之流,自以为聪明得计,耍权弄法,立遭横死。后世小人,失仁义之道,兴阴诡之术,作法弄人,布行天下,莫不身遭横死,家族夷灭。故曰:恶法不能保有,公义天理,方可享太平宁日。

今有恶党,中共邪灵,脱胎马列,成形法家,伪装仁者。以法役民,使之若豕突。邪术欺民,惑之若癫狂。丧尽天良,人间再无公理;欺师灭祖,天地再无宗法。
吾观乎共党行事,状狐媚而言铿锵,志高昂而行乖张,初看坦然自若,居于正理,细看沐猴而冠,红臀高翘。邪恶不足以言其状,狐媚不足以状其妖。


共党言历史,道阶级斗争乃唯一进步根源,又,暴力斗争乃阶级斗争唯一方式,即言:杀人斗人整人,可使人类社会进步。此愚不可及,大谬论也。人类社会,每次进步,莫不赖于文化,每次飞跃,莫不赖于文明。因文化进步而进步,因文明提升而提升。杀人斗人整人,常居于血腥野蛮,令人惶惶不可终日,复有何闲心野兴,活泼思维,使文化创新与思想进步?

共党言哲学,道物质决定意识。若有人言,尔食猪肉得猪思维,食牛肉得牛思维,尔信乎?若有人言,尔食面包得面包意识,食水得水意识,尔信乎?不然也,人之主体意识,独立傲然于物,万物于我如浮云。贫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我之志,岂动于物哉。中华哲学,自古即静修于心而敏于外,内心端庄洁雅,不动于外物。共党哲学,道物质决定意识,则低级庸俗之物,莫不入乎其心;肮脏卑鄙之气,莫不流入其内。久之,由人而状狗,因食而成猪,岂不奇哉!今猪狗居中共庙堂之高,亦千古奇闻也。中共哲学,实本末倒置,颠倒伦理,此诚令我中华思想混乱之根本也。


共党入党誓词,无一字利于万民,取万民利于一党。人们生活自给自足,怡然自乐,自由于天地。尔何德何能,目的为何,竟敢于要挟全人类,为实现尔之主义而牺牲一切?人生之最坏结局,莫过于牺牲一切。而今人们怡然自乐之际,共党竟能要挟人们,人人为之牺牲一切。共党此举,若非实施狐惑之术,妖媚手段,何人信此?此实乃共党妖邪作祟我中华也。

且观乎共产主义目标,画饼充饥,水中捞月,空洞枉然,举措离谱,穷千百年之力,不能实现,竟恬不知耻,堂而皇之,威逼中国人人必得实行之。此实乃架梯子上天,不知梯子该当架于何处,更不知梯子该当多长,茫然而无计。
由此观之,共党置百姓福祉于不顾,行水中捞月之盛事,乃共产主义画饼充饥诱惑之必然也。


妲己狐媚,惑乱殷纣,但有非议,则诛之,故比干剖心,鄂侯脯肉。今中共恶党,自堕妖邪,不容非议,但有非议,或某人字里行间,有一字经革命小将推敲后,有可做为罪证者,或某人不慎踩到领袖画像,类此种种,皆逼其服法认罪,“批倒搞臭”,一天内批斗若干,辱其心身,没其精神。有众知识精英,不忍其辱,纷纷自杀。中共妖邪,又发明独特之术语,曰自杀乃“自绝于人民”,死后尸体鞭笞,受大批判,家人无不株连遭罪。共党妖孽,使人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呜呼,我中华大地,被妖邪妖术作祟,竟至于如斯。


昔周公吐哺,天下归心。成王年幼,周公执政,朝野非议,然周公不以为意,谨慎规避,真实做人,坦诚理政,制礼作乐,建章立制,明德慎罚,敬德保民,终得清白于天下。中共表面自居英明,实则心理阴暗,但凡非议者,动辄以反党大罪,反国大罪,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之,非死即伤。一党一国,人人皆可自由评议,何独于中共则不可耶?实则中共乃妖邪狐惑若妲己之流也,故不容非议。此乃中共妖邪作祟中华之铁证一也。

中共入党誓词,要求党员于党绝对忠诚,党之利益高于一切,自愿为党牺牲一切。实则中共要求人人皆如此。但有不忠诚者,但有不愿为之牺牲一切者,则必凶残杀戮之,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出身不好,亦疯狂杀戮之。嗟呼,人皆享有天赋自由,何独中共竟绑架我中华民众,成为其之附属,成为其之奴隶?将相本无种,出身不由己,人人皆平等,个个享荣光。何独中共竟将出身论演绎至如此惨无人道地步,几将所谓黑五类赶尽杀绝?且中共驱使黎民互相屠杀,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兼有无数人为之摇旗呐喊。此等局面,非妖邪作祟,何能如此哉?此乃中共妖邪作祟中华之铁证二也。


人以五谷为食,非食物不能活也。中共建政,“宁要社会主义之草,不要资本主义之苗”,民众拍胸膛自比贫穷,祖宗三代穷光蛋光荣,身外无一物自豪,是故人人厌精耕细作,个个恶精细作业,衣衫蓝缕,不以为耻,粗布补丁,竟以为荣。此等作为,终令民以何为生,以何为食?是故有饿死千万人之患。人以圣贤为师,非圣贤不能教化人也。慕礼好学,则天下礼仪成焉,民自我教化生焉。中共建政,竟言“知识越多越反动”,言教师为“臭老九”,言“大老粗有大学问”,言“向群众学习”,实则欺骗迷惑群众,毁圣贤之教,以愚民驭智民,以恶民驭贤民,以目不识丁为荣,以粗暴无礼为耀,此举颠倒人伦,侮辱斯文,混乱礼仪。“无”“有”之别,中共反其道而行之。今日国家伦理崩溃,道德沦丧,国家再非礼仪之邦,世人再无君子之范。何时需“无”,何时需“有”,此乃常识,人皆知之。中共非不知也,是以邪术作祟中华也。此乃中共妖邪作祟中华之铁证三也。

中共建政前三十年,看似整齐划一,实乃武人治国,盲目蛮干,倒行逆施,凶残凶暴。不明天地之道,不察人心之微,不尚道义之学,不崇圣人之教。推法家之术,驭民辱民。陷左右之争,自削其足。禁自由之体,闭关锁国。酿滔天巨罪,无穷杀戮。致冤魂遍地,血腥满天。一国之民未安,镇反先行;文化之风未兴,打右横行;兴大跃进之风,惨绝人寰;屠文化,灭人性,以革命为名,行割命之实,人人是阎罗,处处皆地狱,丧我礼仪,失我仁心,辱我道德,侮我尊严。夫妻反目,手足相残,父子相斗,师生相怨。凶戾之气暴长,野蛮之性炙热。不念天地慈悲为本,不念行恶必遭恶报,此非人性,实乃魔性也。魔鬼转世,方行此惨无人道之事。此乃中共魔鬼转世,祸害中华之铁证也。


中共建政后三十年,民众稍自由,始得温饱,此非中共之力也,赖受干预少也。中共继以庞大团体,机构臃肿,架构百姓之上,寄生人们之腹,人们负担何其重也,苛捐杂税何其多也。正气未畅,腐败先行,贪赃枉法,无处不黑。文化未兴,邪气盛行,谎言欺骗,人心惑乱。工业未兴,污染先行,山河破碎,不忍卒睹。拆路修路,一路之平均寿命,不过十年。拆楼建楼,一楼之平均寿命,不过二十五年。嗟呼,我中华空有五千年历史,今日竟鲜有一楼有五十年寿命,此非人间奇谈乎?实乃中共为求经济虚假繁荣,急功近利,釜底抽薪,饮鸩止渴所致也。重复建设不断,扰民之举常为。唯共党之人是用,废举贤之路,黄钟毁弃;用共党思想洗脑,弃教育之途,瓦釜雷鸣。目不能视长远,心不能思百年,以此行政,必鼠目寸光,捉衿见肘。中共阴暗狭促,失光明磊落,缺深谋远虑,实乃一屑小鼠辈也。此乃中共鼠辈投胎,祸乱中华之铁证也。

中共建政,为争共产主义盛大名号,行画饼充饥,水中捞月之能事。


初建政,立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划清界线,固步自封,画地为牢,闭关锁国,自断外交路。此不明“善者吾亦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得善”也,圣贤治国,转化由心,岂能因一名号而厌废之?此其为共产主义名号所累一也。


朝鲜战争,孤军深入,战线漫长,补给困难,伤亡必定惨重。此战原可避免,奈被共产主义阵营所陷,致我数十万士兵丧生,国民经济一时停滞。此其为共产主义名号所累二也。


大跃进,大炼钢铁,工业竞赛,赶英超美,仓惶上阵,愚昧蛮干,致近四千万人丧生。全不明治理国家当自然而为,自然而化。欲证共产主义先进,实证共产主义野蛮落后。此其为共产主义名号所累三也。


为争共产主义阵营老大,慷慨援助亚非拉共产主义国家,不顾国计民生,黎民死活,且在国际上落下助邪恶国家口实,外交陷于孤立,举措常遭讥讽。此等愚蠢做法,实为千古未有。此其为共产主义名号所累四也。


共产主义,斗争为本,暴力为实,凶戾乖张,视人命如草芥。人们陷左右之争,惶惶度日。奉共产主义狭隘思想为法旨,扼此外自由思想之传播。致民智不开,教化不兴,科技不举。共产主义阻社会发展,当为全人类唾弃。然中共死守此名号,认为“祖宗之法不可变”,竟要“永葆红色政权”,将此祸害,万代相传,食古拘泥,顽固不化,不思进步,不为谋福,终将祸及自身。此其为共产主义名号所累五也。


中共为证共产主义先进,处处以虚假示人,泯灭真实人性。丧心病狂,犯下滔天罪孽;利令智昏,行尽人间愚昧。为共产主义空名所累,画饼充饥,水中捞月,空贻笑也。
共产主义,弱我人们,伤我心智,害我生灵,毁我家园,为天地所不容,为人神所共愤,嗟呼,“吾必去汝,适彼乐土”。

不才卧龙,托名卧龙,非敢言经天纬地之才,是愿吾中华,人人皆卧龙也,则一朝飞龙在天,中华文明顺势腾飞。


今妖孽作祟中华,致人们久污膻腥,然中华仁义,有数千年之基,一朝义理得明,则人们感道悟非,驱妖孽入草莽,除暴戾于胸中。敬天爱人,慈悲祥和,“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此乃生民之福,万世之根也。岂因妖孽作祟而废之?


吾幼喜圣人之学,慕贤好礼。本慈悲心境,仁者爱人。修公平公正,无偏无倚。期美化中华,顺天应人。察细微变化,以悟时机。遇事恭敬,庄重合礼。不惧担天下之责,敢为正气之先。今中共妖孽,为祸中华久矣,人腻其恶而厌味,天厌其罪而欲罚。浊水思清,士子思义。是故,吾作讨伐宣言与檄文,代天宣义,阐微述理,以期人人驱妖邪,个个远罪孽。


吾闻: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恶贯满盈,贼虏无百年之运;天道昭昭,妖孽无积年之祸。今乎中共,实为妖孽,罪恶滔天,祸我中华,乱我仁心,毁我家园,如此竟享九十之寿,岂不成漏网之妖?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贯满盈,天必遣之,道必责之,人必除之。中共虽巨,虚有其表;中共虽暴,强弩之末。


中华懦弱久矣,文明不盛久矣。人们久遭杀戮,刀兵加之,祸患随之,灾疾生之。
吾乃中华后裔,为证中华文明而来,为拯危救患而来。吾机缘凑巧,喜清净自然。力行广学,立志笃行。经日操心,不敢懈怠。肃穆庄严,如承天穹。一念不合理,反躬自问。一念不利民,夙夜惊心。值此非常时刻,非合力不足以抗衡残暴之中共。是故,吾祈天襄之,民助之。奉我桃李,投以瓜田;奉我瓶水,投以甘泉。宣言到处,人人义举;檄文到处,共党消弭。无党无私,无偏无倚,承天运循环,兴中华文明。


吾非必欲担此大责,奈天命使然,形势必然。今中国民众,头脑受共党邪恶侵染,利欲熏心者多,清净自然者少,有我之才者,无我之仁心。若吾负天命,则黎民再陷水火,中华再滔灾难。若吾不发愿归拢民心,则民心有四分五裂之忧,中华有混乱不堪之患。吾愿人人皆圣贤,此刻若无当然之圣贤,挺身而出,则群龙无首,天下纷乱,生灵涂炭。此列祖列宗不忍见也,天地不忍祸也。灾难如斯之重,谁人还复加之?耻辱如斯之多,谁人还复凌之?当求民怡然自乐,自由于中华,无城无府,中华一家,再现大同盛世。若加我以灾难,凌我以耻辱,杀我黎民,囊我物产,则全球二十亿华人,共诛之,天涯海角,必追之,此为全球追杀令也。

吾誓言:吾无一利凌于百姓之上,无一权驾于百姓之身。公允公正,功成身退。为而弗居,天下安而我自乐。人人享同等自由,万民建中华文明。若吾违此,天地共弃之,人人共戮之。若吾不违,祈请襄助之,推举之。非助我也,助尔自身。


崇公义天理,人人得享宁日。今日中国,为官者若虎狼,酣饮人们血肉,不知祸之旦夕将至。五月以来,国内烽烟四起,民怨沸腾,民变如织,民不堪中共之辱,纷纷抗争。继有内蒙、山东、江西、湖南、湖北、天津、广东等地,民众或抱必死之心,与中共同归于尽,或报复性对抗中共之辱,烧毁公车,毁坏家园。中共、民众,互有死伤,国家经济巨损。


世界之未来趋势,乃公民社会,信息透明,政府之一切,当透明公正。妖孽中共,焉能再以假乱真,掩饰丑恶,愚弄百姓?是故必由小变酿大变,巨祸朝夕至矣。届时不惟中共死无葬身之地,亦且国家毁于一旦,玉石俱焚。此皆中共不崇公义天理所致之祸也。中共之智何其短也,让利于民,驱除罪恶,放下政权,可全子孙,可享宁日,可保经济。

“执政者啊,你必发出义的声音。若有不义,发出声音之刻,即你死亡之刻。人们只会执行那义的声音,绝不执行那不义的声音,若你不义,枪声将从你身前身后,同时响起。”


中共妖邪,作祟中华,罪恶滔天,原本万劫不复。然上天有好生之德,念其受马列毛邪灵所惑,故吾阐述义理,以期教化,以莫大慈悲,度化顽劣。不欲令天地循环,万民复遭劫数。故宣言到处,共党之人,当顷刻感义沐浴,放下罪孽,除却暴戾,诞生仁心,以期自救。如此,则妖可度而为仙,怪可感而为人。若顽固不化,一意孤行,执意罪恶,则必受天打雷劈之罚,祸及子孙,家族夷灭。

吾立志拯危救患。挟昆仑之雪,却中共之恶,恶焉复能存?倾东海之水,洗中共之恶,恶安能负隅?是故吾崇义理,尚仁心,发布十赦十不赦之令,共党遵我赦令,却恶除非,放下政权,解体政党,封存库房,恭敬肃然,以待圣贤,则共党人人享同等自由,过去有罪,皆赦之。不遵者,绝不赦。


第一,宣言到处,共党中人,寂然凝思,感义而化,通理明心,诸般邪恶,随义而了,心中存善存仁,赦之。若不思悔改,强词夺理,复为共党歪理邪说狡辩,妖言惑众,歪曲义理,诋毁宣言,绝不赦。


第二,宣言到处,共党中人,主动忏悔,倡导义理,义旗到处,奉我号令,主动归心,不复加祸于民,赦之。若趁变化之际,拒我号令,割据地盘,形成新军阀势力,致中华四分五裂,绝不赦。


第三,宣言到处,共党中人,主动忏悔,罪恶到此为止,允民众自由行动,倡民众自由言论,维护民众权益,为救人性命,可弃权力、职位,赦之,不咎过往拘押民众之罪。若复发令拘押自由民众,损伤民众权益,绝不赦。


第四,宣言到处,军队国家化,归于国家,御敌于国门之外,为中华之军队,不复为中共之军队,不听中共号令,听未来义主号令,赦之。若军队干预民众自由,竟听中共号令,为虎作伥,向民众开枪,绝不赦。


第五,宣言到处,但凡民众非议共党,抵制共党,皆在自由之列,若警察崇尚义理,宁弃职位,亦不拘押民众,赦之,不咎既往。若复听中共号令,拘押抵制中共之民众,凌辱民众,绝不赦。


第六,宣言到处,但凡受共党蛊惑,思想陷于迷乱,用文化愚弄人者,若能痛改前非,浊水思清,士子归义,清澈归心,清净透明,赦之。若复为虎作伥,反丑为美,颠倒黑白,错乱人伦,弄虚作假,绝不赦。


第七,宣言到处,共党中人,及勾结共党非正义获利者,主动捐出非正义所得,已转移国外之非正当所得,亦转入国内并上缴国库,赦之,且允其保有工资所得,正当所得,不咎既往。若欺上瞒下,趁机浑水摸鱼,囊括民产,转移资产,绝不赦。


第八,宣言到处,共党中人,封存库房,国有资产不流失,民之正当所得不受侵犯,民之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于此效力者,赦之。反之,绝不赦。


第九,宣言到处,共党中人,不毁山林、道路、河流,不强拆民房。工厂不流污水入河,公司确保员工权益,不因工作之便侵犯人权,且改变观念:请人工作而非施舍工作,如此则赦之。反之,绝不赦。


第十,宣言到处,共党中人,高层主动解散中共,党员与共党彻底脱离关系,暂居行政职位,维护治安,维护政权基本运转,只待政权重新改组,形成公义为主体观念之公民社会,赦之。若负隅顽抗,继续以人人唾弃之共产主义为目标,阻公义社会,碍公民社会,绝不赦。


以上十条中之“共党中人”,含中共党员及受共党聘任者。以上之“赦之”,将择其优者同时褒奖之。以上之“绝不赦”,将择其劣者同时重罚之,非常时期,因共党中人谋利,无不为传其子孙,是故此重罚及其子孙,逃至天涯海角,亦追捕之,类二战后追捕纳粹余孽。共党中人当三思而后行,应在当下明白事理,放下邪恶,切勿执迷不悟。尔等当常诘问尔之内心,尔之钱洁乎?尔之心义乎?尔若非邪,可有一字能反驳我之宣言及檄文?

吾今倡义理,兴中华文明,只为求全球二十亿华人安。二十亿华人安,世界安。二十亿华人乱,世界乱。吾中华自古期与邦邻和睦修好,求和平而不求武战,求御外而不求驭外。然,若无辜犯我中华,则吾文事武备,枕戈待旦,虽远必诛。今吾有言如下:


世界诸国,在吾等兴中华,倡义理,行正气,驱邪魔之际,施以援手,冻结中共团体与个人在该国财产,并完璧归赵,归于我国,则吾中华与之世世代代,永结盟好。


世界诸国,在吾等兴中华,倡义理,行正气,驱邪魔之际,助中共邪党,害我人们,伤我国家,且助其转移财产,则吾中华必将该国视为与中共同等邪恶国家。


世界诸国,在吾等兴中华,倡义理,行正气,驱邪魔之际,占我领土,屠我人们,则吾中华将起二十亿华人共逐之,发令侵我家园者,必追杀之。

中华儿女,承千年文明,岂因妖孽作祟而辱没国家?华夏子孙,载仁义道德,岂因妖孽兴暴而自相残杀?嗬嘻,爱我人们,振我中华。嗬嘻,兴我文明,壮我河山。嗬嘻,幽容大度,屹立东方。嗬嘻,和祥之气,贯彻寰宇。


吾知中共素贪婪,迷恋权力,以非为是,不肯放下罪恶。为免以暴易暴之苦,远玉石俱焚之灾,再次承望共党中人,大义所至,幡然醒悟,仁心存焉,道心生焉,不复迷蒙,遵我赦令,放下罪恶。如此则共党中人,能保自我,能全家族,能存经济,同享自由。此诚国家之福,共党改过自新之福。三思之,三思之。


今吾等发愿,愿中华儿女,戮力同心,兴我中华,证我文明,复我礼仪,生我仁心。黎民安定,天下安定。

为除邪恶,吾等代天宣义,勒令中共于十七大六中全会之际,所有中共组织解散。六中全会开毕时起(若六中全会不开或推迟开,均以2011年10月31日为最后期限),中共之组织活动,皆为非法,受法律追责,任何党员不得再参与组织活动;过去为非作歹之徒,天良复苏,主动忏悔,时时诫勉,再不为恶,可获赦免;中共所辖国家财产,皆为国家所有,不得挪用。党员凡遵此者,皆赦之,既往之罪,无论大小,为求国家平和过渡,皆免咎,永不追罪,只责其良心复苏,主动忏悔。不然,吾等将起仁义之师,决战邪恶,义之所向,军队哗变,人人正义,人人为我师,决胜千里。吾等奉天之命,定于2012年5月21日始,全民行动,推翻暴力之中共。届时,邪灵顷刻无踪,仁义再兴中华。中共难免粉身碎骨之苦。


吾等阐述义理,入微透彻;吾等对暴力中共之处理,宽大平和,不限其自由,唯待其人性复苏,主动忏悔。若中共执意顽固,与正义对抗到底,至2013年10月31日尚未解散政党,停止一切活动,则其政治局九常委,将于审判之日全部处以极刑,其子孙后代,终身监禁,非遇大赦,永不赦免。


承天之意,发此檄文。我无私心,天地可鉴。我为中华,日月可照。檄至如律至,人人信奉,无忽!
2011年6月15日

Geen opmerkingen:

Een reactie plaa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