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terdag 17 maart 2012

《反共必反毛》系列1 写给中国读者的话



《反共必反毛》系列1《毛澤東的為魔之路》 写给中国读者的话
亲爱的读者:您好!

六四事件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初中生。1989年五月以后,中国新闻联播上常常播报着一些紧急事件,我跟随大人们看新闻,似懂非懂的想着这些事件,依稀记得有一天晚上,赵紫阳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大人们就电视上看到的一切进行激烈讨论,我却没有评价,也没有情绪。后来新闻上把很多人说成反社会、反人民的人,在搞打砸抢,我仍然不很懂,也没有过评价,也没有过情绪。
后来我渐渐明白,那些我身边激烈讨论的大人们,其实也不懂。后来我渐渐明白,新闻里那些“大人们”说的话,都经不起严谨的逻辑检验,更经不起公理化的检验。后来我渐渐明白,中国报纸上大部分内容都是假的。

当人类社会在普遍适用公理化方法指导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的时候,我们却在用个人指示指导一切。用毛泽东思想指导物理,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捡粪。西方人一般能够很快在很多问题上达成一致见解,而中国人却会在许多问题面前胡乱讨论,看似各抒己见,实则“各占山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算盘,没有交集,很难达成一致看法,行动更是一盘散沙。
我明白这其中的症结:因为中国人习惯遵循个人意志而不是遵循公理理性去认识问题——当年毛泽东统治下是用最高指示指导一切的——中国人大脑里的余毒,依然没有清除。

而且因为不能遵循理性思考,一部分中国人还有如下通病:
一、自命正直,常因此高人一等,却流于尖酸刻薄,遇事有讽刺挖苦之能,却无兼容并蓄之力;
二、自以为事事在理,却不考虑与公理搭边,愿意屈服于威权威压,而不愿意屈服于公理道德;
三、有点小见解,就自以为是,落入狭隘而不自觉,因为远离对公理的理解,做事常不冷静,易冲动,显得肤浅浮躁。
遵循公理理性,每个人都能够很快看到问题的方向,看到问题的实质,放弃个人成见,走到一致的角度上来,找到简单而有效的实行办法,行动一致,规则一致,反之,则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乱哄哄一片”,“各占山头”,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的混乱局面。
基于过去集中的做法阻碍了自由的发展,人们说,你想要集中的这种做法,是不对的,是妨碍人们自由的。对,如果仍然是将人们意志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用个人意志统管一切,这样来解决问题,象毛泽东当年那样,自然是不对的。但超越公理的自由,是伪自由。故而,培养共同的理性,遵循公理化去解决问题,是人类处理社会问题时一个真实而有效的方向。人类遵循这点,就如卫星必须遵循轨道运行一样。而人类偏离这点,就如卫星偏离轨道一样危险。

可见,将人们的认识,在纯粹社会学范畴内,集中到公理这个角度上来,达成共识,并不是错误,否则,人类社会,怎么可能达成走向民主社会的共识呢?总有一部分人试图驾驭凌辱另一部分人的。社会公共事务的处理,又怎么可能不集中到一起来讨论呢?中国人不明白的是:要怎样集中才对

公共问题的处理,集中于威权威压,是错误,最终会扼杀自由与才能;而集中于公理理性,在这个基础上自由表达,则是正确,最终能够保障自由与发展才能。
因为不能达成公理化方向,因为不能服从理性,用混乱局面来形容中国人目前在国内的状况,一点也不为过,用这个来形容中国人目前在海外争民主自由的混乱状况,似乎也一点不为过。如此下去,中国的问题何日才能够解决?民族何日才能够维新?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问题要解决,必须先解决这种用个人思想指导各个领域的问题,公理化才是唯一处处适用的,公理化才能够真正指导人的内心与人的行动,达成真正的理性思维,理性行动。

每个人遇到问题的时候,都当内心肃静,沉思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是遵循理性公理去行动?而是仅仅掺杂揉和自己个人的意志去行动?
如此,中国人归于公理理性,才可预期。如此,中国人的问题,方可指日解决。而一旦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人的思想会从层层束缚下解放出来,中国人在思维上服从理性,遵循公理,达成默契一致,在行动上则相互呼应。中国人的创造力将发生质的飞跃。
而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毫无疑问,必须首先驱除始作俑者毛泽东。因为现在中国国内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默许毛泽东成功了的一切,这其中还有百分之六十的人特别赞赏毛泽东成功了的一切。如果你试图改进中国现有制度与政权,那么,毫无疑问,这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因为默许毛泽东曾经带来的集权多么美好这个假象,而不支持你的行动,其中更有百分之六十的人,会主动阻止你的行动,哪怕你的行动明摆着是为他们谋取利益,他们也未必肯接受你的这番好意。

驱除毛泽东,不单纯是驱除他的僵尸,撕毁他的画像,还必须从人们心里彻底驱除毛泽东留下的暗伤与阴影。
为此,我写成了《毛澤東的為魔之路》這本书,该书有六万多字。这本书对毛泽东在中国的所作所为,从全新的角度进行了彻底解剖,我相信,这本书一经刊印发行,毛泽东恶魔行迹,将确定无疑,毛泽东的所谓光辉形象,将从所有中国人心中轰然倒地,所有对共产主义还抱有幻想的人类,将从幻想回到现实。那么,毛泽东以及他所建立的共产基柱,也会在之后有如“树倒猢狲散”般,作鸟兽散。

或许您会觉得,国外揭露毛泽东真实情况的书籍,已经堆积很多了,有作用,但作用不大,流传到国内,甚至有人认为里面有造谣编造的成份。人们不能够真正否定毛泽东。
的确是这样。以往的书,都不能够真正起到让人们从内心本能对毛泽东这个恶魔厌恶的作用,都不能从全面的角度进行阐释和逻辑说服,但我这本书将能够做到。任何看到这本书的人,任何拥护毛泽东的人,都将会在这本书面前重新思索,之后彻底否定毛泽东。从黑龙江的长白山到海南的天涯海角,从新疆的天山到山东的蓬莱岛,人们之于厌恶毛泽东,将如同厌恶癌细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从北极到南极,将再没有人说毛泽东是伟人。


我敢于断言:这本书的完成,是人类的一个奇迹之一,将开创中国,乃至世界的新纪元。
请不要认为我这个是夸大其词的语言,请回过头去看一下,我是个提出用公理化方法指导人们行动的人,我当然也是个遵循公理化的人。这样的人,只会让事物尽可能趋于最真实的态度。我的成长过程当中,没有谁告诉过我要厌恶毛泽东。我曾经是个自然科学成绩非常优异的学生,试图用逻辑与公理化方法来解释我所看到和所接触到的一切,但中国社会处处而来的有悖常理,最终才让我逐步逆推,直到推到所有中国问题的根源,都在毛泽东这个人间恶魔身上。

之所以要给中国读者写这封信,第一是希望读者能够认真读读这本书,它对于帮助您排疑解惑,也许有些作用;第二是希望读者能够真正建立起理性思维,个人意志,应在遵循公理化这个前提下充分表达,自由表达,否则,中国社会不但不能够走向自由民主,而且会因为对公理违背,出现许多错乱,最终无法达成共识,公共问题将始终得不到求解;第三,希望您能够尽可能支持这本书的发行推广工作。在国际局势风云变幻的今天,尽快让这本书问世,发布,让这本书所揭示的真相与思考尽快进入绝大部分中国人视野,也许是当下当务之急。

读者朋友,这本书,因了您以及更多人的支持,它将在亚洲大地上、欧洲大地上,非洲大地上,美洲大地上……,有人的地方,得到机会迅速出版,它并不仅仅针对未来中国要解决的问题,所有试图继续实行专制,残酷压迫的社会,所有倒行逆施的做法,所有的惨无人道和视人命如草芥,都可以在书中找到对号入座的一面。残酷压迫与专制,只不过是魔鬼在人间实施的诱引。驱除魔鬼,即驱除专制。

这本书,是对真实中国的一个揭露,也是对所有再试图实行专制压迫社会的一次最大揭露,所有的专制压迫,和对人类的残酷迫害,都将再也找不到冠冕堂皇的合法理由,更找不到可以掩饰的遮羞布。人们将得到一个准确的概念:让当政者的一切透明与公正,让人们充满自由,否则你就是那魔道,在人间行魔鬼的诱惑。

读者朋友,书中正文中有些地方用词选用了同音字,如“政权”写成“正权”,或者前后顺序颠倒,如“资产”写成“产资”,是我有意在其中一二处颠之倒之,也是因为要避讳才这么写的,不是错别字。书中事件对应年份,减去一万年后,即与当时事件的准确时间一致。这几个方面,中文出版时可以就这样,也可以纠正过来。后面有注释,请对照。如果发行英文版,就请斟酌考虑,将相关名词直接转译成常用名词,例如红手党就直接译成共产党,总魁首直接译成毛主席。注释上有说明,也请对照转译。

祝愿读者归于理性,遵照公理!
祝愿未来中国,前程似锦!

臥龍
2011年3月18日
中國大陸

Geen opmerkingen:

Een reactie plaatsen